翌日。

我有屁话和毒奶

法老感受到太陽的氣息跟著高文來我迦了x

是二女儿的设...
她太强导致设定的复杂...现在也只写了一半

过程...
今天也不想勾线上色x
(我被色差杀了)

占tag歉,是个语c群宣…!!
因为人数问题所以空皮还蛮多总之请仔细日群公告!!目前大概出于问好和下皮时间sd的状态总之需要新鲜血液。
没审!!
好了我不知道说什么了(……)
再放个群号862245018((

今早來學校一起走的姑娘送了自製的拼豆掛件,頓時明白那天她問我呆毛小恩小玉三選一是怎麼回事兒。
撫平了我連著兩年沒槍狐的悲痛了,下次up我一定要抽到…。
QAQ

尼托天下第一!!

追逐打闹(?

交个党费,大概是亚兹拉尔x小红帽

特蕾西是小红帽+怀表(


   戴着红色兜帽的女孩儿独自跑在荒凉泥泞小路上,奔跑时所惊起的风吹草动搔着脚踝。属于自然的微痒触觉在任何时候都能叫人舒适——但不包括现在。

   身披天使之羽的灰狼已经悄声接近这落单猎物,他可不会想对这可怜女孩儿心慈手软;与其他猎物比起来这红色小点心可诱人极了。

   灰狼突然就不想念出她的名字,即使之后面对的也只是无尽的追与逃。

   明明双腿在发抖…就算面对死亡也还在因为队友的受伤感到害怕吗?

    特蕾西感到心跳有些剧烈,可能下一秒心脏就要跳动出胸膛。

    如果可以的话这个时候应该在这原地盖上野餐布将装满蛋糕与果酒的篮子放在上面在这里小憩度过个轻松下午,她敢说如果不是因为这该死游戏自己一定会这么干。

    身后的人她自然乐意与他分享这篮子里的点心,前提是他不再提着刀一副要杀死自己的气势汹汹。

    戴着红色帽子的小姑娘在这个世界里要万分小心。

猎物与猎手坐在一起享受下午茶?还是别做这美梦了。

    瞧见前方小窗口便快走几步翻过去借助落地后脚腕力气稍微加速与身后的灰狼拉开距离,特蕾西趁机找了个草丛中板区蹲了会儿深呼吸恢复着体力。

   虽然逐渐逼近的脚步声很好的告诉她现在有人在靠近了——这醒目兜帽御寒同时也是个很好的指路标。

    但番示弱也叫那灰狼掉以轻心,他径直从板子那儿走过给了特蕾西机会拉下板子。

    头顶的乌鸦盘旋着张嘴宣告将死的悲鸣,这黑色鸟儿不管在东方还是西方依旧是这么不讨喜。

  “我也要被淘汰了吗……。”特蕾西清楚感觉到体力开始流逝,但这女孩儿终究还是得到了上帝垂怜——前面不远处地窖口正大开着等待自己。

    一直在这耗着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告诉特蕾西这追逐戏是时候结束了;想想灰狼上一个猎物的死相凄惨再想想接下来自己可能也会这样,这使女孩儿绝望闭上眼睛。

    现在离地窖还有段距离。

    可受伤的痛楚迟迟都没有光顾特蕾西的感官,反倒是机械般冰冷的尖叫声传了过来。——是“父亲”的残骸,特蕾西尴尬的看了眼刚才无意识拨动开开关的遥控器只好闭眼深呼吸快步冲向那早已敞开的出口。

    外婆她重病要死了,可那出口外面却不是她的小木屋——是披着友善皮囊的陷阱,也是无法挣脱的黑暗。

机器人残骸表面跳动着短路的电流发出呲呲声——接着爆炸了。

    炸开瞬间的绚烂就像那天的实验室一样,像是庆祝逃脱的礼炮。

    而那灰狼朝她挥挥手一副伤脑筋样子停下了追逐脚步示意她请便。

“谢谢你……再见,先生。”

女孩儿跳进了地窖。

“再见,下次游戏见。…你不会活着出去第二次。”

   

  

一些推cpOR角相关

d5天雷杰佣裘前欺诈厂律。

最近开始雷遗照组/黄占/黄冒。

因为伦理关系问题不吃杰园。

不吃佣医但不讨厌友情向,佣园也比较无感。

因为先入为主问题反感一切黄衣之主哈斯塔相关拉郎搞基。


主吃佣空/前机/摄机/裘蛛


摄香/魔香/杰盲/裘盲/裘医/冒盲/社园/黑蝶/黄祭


bl主裘杰,其他(可能)均为友情向

橘里橘气主空调/机盲


角色方面的话……

监管者主推约瑟夫美智子,次推Jack。

求生者主推特蕾西和薇拉,次推全部小姐姐。

因为游戏原因很讨厌先知,希望同人给我正正印象。


金光一闪经历人生大起大落……我渴望厌离.JPG